折一枝花枝,等你在春天的路上

我心中的你,是春天的樣子,是一剪相思落在季節深處的情話,你的眸光,穿越在這漫漫風月的世間,讓我心生歡喜。季節轉暖,春風吹起一樹花開,我知城外那株桃花,就會春風十裡滿目香,你的微笑,如花朵展妍,便是定格在我心中最美的畫面。
他們說春天會花紅柳綠,我說有你的春天自然是晴好的,陽光流動在花枝上,所有的深情,無需刻意,心上有了溫度,便有了彼此的季節。總覺得自己與繁華離的很遠,幸好還有你,塵世千姿百態萬種風情,酒水茶間,不過是最美的一場醉,你在,方知紅塵終是溫柔善待我。
東風催柳信,門前這條路,不知走了歲少次,卻沒有認真的看過,踏過季節的門檻,一夜之間,春仿若成立香港公司嬌柔的女子,盈盈粉面姍姍而來。花影扶疏的安靜裡,春色淡淡地投到窗上,光影交錯,生生坐成一首詞。推開窗,與三月春光相遇,但見清風與桃花鋪就的小徑伸向遠方,一半是行色匆匆裡,一半是深不可測的風塵與煙火,輕撫春色,看陌上花開,生命中還有多少微笑,能讓我坐在春天的暖陽中想起?
突然覺得自己把自己禁錮在城池中太久了,以至於情淡了,字薄了,許多事情也都已經淡忘了。浮生那麼涼,總有一抹感動,想想便潤了眼,總有一處暖,是心底的那一抹春色,生命總要經歷那麼多,將喜歡的風景藏在心中,這一路,就不會感到孤寂。
很久了,就想寫一些關於你的字句,時光輾轉,終有那麼多的來不及,而花開花落間,不變的是你的眉眼。隔著季節的溫度,念及你,忽爾千樹萬樹梨花開,心中的歡喜,仍如淺冬遇到的那場初雪般驚豔。歲月漫長,也許我們都習慣了孤獨,在自己的光陰中打坐,寫些零散的文字,別人看到的是繁似錦的句子,而文字背後的落寂,惟心知,無常的光陰,任你怎樣向暖,也會染上寒涼,相逢不語,共春寒,若塵世荒蕪,請與我,走在一卷書中,一闋詞裡,那些深情的段落,足夠我們安放走失的靈魂。
也許是寒涼的太久了,便會嚮往春日萬物生,想像著花開灼灼,春風十裡的美好。折一枝花枝,等你在春天的路上,人生風景百味,最美不過,相思的夜,有明月照窗,安好的歲月,有一人可守,可念。剪一段山光水色,等你,在最初的地方,你眉眼間的暖意,就有如,經過春寒料峭,心裡裝著玻璃屋的那一壺春色。
總覺得有陽光的地方,便會有花香,也許是牆角悄然開著野菊的暗香,或是窗臺上精心伺弄的玉蘭的清香,亦或是桃花灼灼的驚豔。有陽光和花香的日子,心懷一抹溫度,不語,也是深情。時光破曬柔軟的地方,就會有歡喜,只要你一想我,就是快樂的,多好。我在蔥蘢的句子中輾轉,為你落筆成詩,依然是,詩心如畫。
光陰,將日子描摹成一朵花的模樣,留一抹春色於心底,便會有一隅溫暖,收留我的漂泊。許一段尋常的時光,與你在一枚舊詞裡,用寂寂的字元,寫風花雪月,亦寫柴米油鹽,將最深的情,私藏在心中,安放於最遠的天涯。
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,春風十裡,不如你。總覺得,春天適合奔赴一場萬水千山的約會,尋一個念念不忘的人,遇見,便是溫暖,即便山遠水長,只要心中有期盼,也終會抵達。人世間最美的穿越,是從一顆心到另一顆心,最美的情,是初心若雪的通透,多遠的路,都擋不住思念的腳步,我邀春風喚醒一樹桃花,只為與你,在春天相遇。
總想,在似水流年中尋一份永遠,永遠有多遠?是經過百轉千回後的那一抹眷戀,是與你走過長長歲月後寫下的那一首詩,是千帆過後你為我寫就最安穩的落筆。沈從文說,在青山綠水之間,我想牽著你的手,走過這橋,橋上是綠葉紅花,橋下是流水人家,橋的那一頭是青絲,這裡頭是白髮。
歲月無聲,且以深情共餘生。雖說北方的現在還是曉寒,若你在我身旁時,便會百花齊放,鳥鳴蟬唱。世間船河浮華,都不及你的陪伴,無論是春暖花開,還是落英繽紛,你在,便是此生圓滿。靈魂的相悅,在愛的原鄉,想與你午後聽風,看同樣的月亮,任時光流轉,無關風月,只關季節。
不是所有的光陰,都能開出意念裡的花朵,也不是所有的付出,都會得到相應的回報,有的時候真的覺得累了,就想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那裡有雲水禪心的庭院,有清風流水照花溪,又或者,什麼都沒有,只有你的那句,我會一直陪著你,便足夠了。
如果你願意,我想春水裝點你不老的容顏,我想今生只為你煮茶,只為你寫詩,然後,等你送我一場盛大的春天,看桃花依舊笑春風,於暖暖的茶香中,用一隻瘦筆,臨摹與你初見的模樣。
將一份美好的情愫,安放在春的眉眼,是否能開出繁花朵朵?尋常的歲月裡,鳥兒在窗外歡快的鳴叫,枝頭一點綠,都會讓人心生歡喜。春天應該很好,倘若你能在場,沐著明媚的陽光,好想寫一封溫暖的情書給你,不寫相思詞,不賦纏綿曲,只著一紙春色,訴一份心語。總是相信,有清風和花朵的地方,也一定會有詩和遠方,如此,我願於百花深處,把每個樸素的日子都過成良辰,與你,一生如沐春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