渴望,你的手指穿過我的發

總是想開一扇鏤窗,讓風穿過窗櫺,輕輕吹拂髮絲,那感覺會讓我不禁幻想起你的手指輕輕穿過我的發。每每迎著南風吹來的方向,愁緒便在不經意間綰結,那些被垂柳搖落的心事也在風的漣漪中遍撒一地。每當流星劃過天際,你是不是也與我一樣合掌,祈求有一抹桃紅嫣然於你我所有的流年?

一直好羡慕那些南來北往的候鳥,它們可以自由來去,遠離寒冷冰封,在溫暖的國度裡棲息。看著春燕在新巢邊上歡跳,我又想起了你把盞憑闌的身影。其實,我等你很久了,只因怕心被觸疼,因此我戒掉了許多歌,但始終戒不掉雲朵演唱的那首《我的樓蘭》。遇見你,雖說不上是一瞥驚鴻,一戀傾城,但離開你,可謂是一聲長歎優纖美容,夢不成歡。

我知道,你喜歡素衣的女子,因為你偏愛那一襲素淨的美麗;你喜歡長髮的女子,因為你鍾愛那一縷飄起的溫柔;你喜歡弄墨的女子,因為你摯愛那一絲淡淡的墨香。你喜歡煙雨的江南,因為你愛極了那一簾詩意的朦朧。多少回,在南域北疆兜兜轉轉,你的眸光始終停留在這邊一依帶水、浮影雅意的地方。

你總是小心翼翼地靠近,從不輕易打擾我的生活。你喜歡喝酒,但其實並不是真的貪戀酒杯,你只是想借著幾分醉意,大膽地高聲唱出你想對我唱的情歌,然後在酒精的催發下放縱一下自己的心緒。你喜歡抽煙,但其實並不是真的迷戀煙味,你只是想借著幾根煙火,把寂寞隔離在煙霧迷蒙之外,然後在吞吐之間,把我想像成煙,悠幽嫋繞在你的指尖。你說,你把酒喝下,你就能在半夢半醒間與我相遇相逢;你說,你把煙點燃,你就能在臆想恍惚中與我相偎相依。

你悄悄將一份此岸與彼岸間的牽念妥帖安放不為人知的地方,心存著天青色等煙雨的念想,喜歡沿著我走過的痕跡,默默讀著我遺落在白天黑夜裡的心事。蒹葭水湄邊,有一首歌在你的夢裡夢外單曲迴圈了無數遍,你期待在春暖花開的時節,我依著盛開的櫻花在月光裡落座,然後,你用最深情的聲音唱給我聽。

我的一根廉價水晶手鏈,你一直當珍寶一樣地收藏著,你說因為上面有我的指紋,所以在無數個想念我的日子裡,你會情不自禁地親吻手鏈,一遍、一遍,又一遍。你說你最愛看我穿那件紫色上衣和素色的花褲,於是在無數離別的日子裡,你都不由自主地在記憶裡勾勒、臨摹那初見的模樣。你說,我的發香和我衣服上殘留的柔軟劑味道一直讓你留戀優纖美容、回味,念念不忘。

每年的情人節,你我雖不見面,但你總會帶上十一朵紅玫瑰和一根紅絲帶,獨自去寺廟裡看我們一起鎖上的那把同心鎖,最後你會把紅絲帶做成心形系在鎖上,把那十一朵玫瑰插在我們曾經一起追逐、一起佇立的沙灘上。等夜幕降臨後,你會在沙灘上獨自燃放煙花,因為你知道,只要心有靈犀,千里之外的我一定能感應到你身邊綻放的那一抹煙花的暖。

世上花開無數,你卻獨戀一丁香。為我,你甘願做一隻離群的孤雁,割捨了人間凡情,每日只與自己的只影相對,你忍辱負重選擇走不尋常路,只待有一天能不再畫地為牢,讓我們的支離故事重新編輯、書寫,最後以完美結尾、幸福落款。因為懂得,你無語的凝望,你無聲的思念,你刻骨的愛戀,都將是我今生今世最深的銘刻和懷想。此去經年,我會在季節的門楣上懸掛一串思念的風鈴,如果清風能憐我此情,如果那些“叮噹”能隨風送達你的門前,你,一定要記得用心一一簽收。

有一種相遇,一眼凝眸便是不忘;有一種相戀,一瞬緣起便是永恆。我感謝上天讓我遇見你。今生相遇,不管是劫是緣,我都願與你十指緊扣,攜一縷風的飄逸與悠遠,一起賞花、賞月、賞春風。今生相遇,不管是禍是福,我都願與你生死相依,擷一簾雪的潔白與剔透,一起種情、種愛、種傳奇。

我不願只做你生命中只被遠遠凝望的風景,更不願今生你只是途徑我的綻放與凋零。我不願我的思念只在風中花開次第,也不願我的愛情一直在花開花落中遊弋、飄零。不要懷疑我是否真的愛你,因為你,我早就愛上了你居住的那座城;因為你,我早就愛上了你全部的習慣。前塵路上,但願,你不再獨語陌路紅瘦優纖美容,我不再深居重門闌珊。

陌路紅塵,你我披一蓑煙雨應緣而來。流年來去,牽手便是咫尺,轉身便是天涯。多麼希望,從此以後,你我不再是隔山隔水的遙望,不再有物是人非的淒涼。多麼希望,你我的故事裡不再有濡濕的斷章,風雨橋上不再有輪回的哀傷。真的好想,與你一起鋪開專屬於我們的紅塵素卷,用真情去填滿處處留白。真的好想,與你一起赴一場煙雨江南的盛世邀約,共一場紅爐煮情的傾世愛戀。

今時今夜,我孤獨地蘸著夜墨,默默塗抹著思念的顏色,盼你在午夜的某個時點,突然出現在我面前。此刻的窗外寂靜無聲,我在豎耳聆聽。多麼希望,我能聆聽到風中傳來你由遠及近的跫音。知道嗎?今夜我在等你,等你擁我入懷,我在渴望,渴望你的手指輕輕穿過我的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