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心聆聽自己

又是下雨的天氣,青石板的濕氣寒生,縫隙邊的小草,漫步一春,一夏,一秋,於這冬天,仿佛還在執意某個角落,安定一個歸屬,定要等到霜雪滿天,才肯凋謝!
若可,我願是丁香般的女子,無須為了誰而憂怨,更無需丈量光陰給予的深淺,只管停泊江南的一席之地,為自己開一扇幽窗,與書共知己。風來且沐浴,月倚枕邊書;雨臨相對盞,醉賦宋唐風;再植一盆盆的蘭草,便可舉杯邀月蘭生慧,滿室書香建墨莊。
白落梅說:“茫茫世海裡追逐,尋找所謂的歸宿,其實人又何曾有真正的故鄉,都只是暫將身寄,看幾場春日芳菲,等幾度新月變圓。停留是刹那,轉身即天涯。”
打撈一段青蔥時光,那些張揚的絢麗多彩,留下煙波,彌漫了歲月一筆,在紙上繪聲繪色,都是純真的記憶dermes 投訴
回首漫漫,若隔岸的陽春白雪,于繁華的枝頭,肆意穿雲,瞬間,就到達了時光的門扉,從天真、流轉、顛簸、歷練,到最後深沉一湖秋水,靜謐。
人生,孤獨的時光總是特別長,到了一個成熟的階段,喜歡選擇性結交朋友,更喜歡把心事沉澱,待浮囂打撈後,將山山水水的況味,撥開雲霧,而後解讀聆聽給自己,從中收穫領悟,從領悟中收穫果實累累。
都說:塵世煙雲幻夢,長夢戲人生;我說:人生百味,莫過懷一顆謙遜澄澈之心,簡約裝點自己這道風景,善待他人,溫良自己。這世間萬物,最美之景,全來源於自然,若你懂得,從來都不缺欣賞之人!
走過繁華,爬過低谷,品過人情冷暖,要知道,每天,陽光其實都會如約而至,碰到陰雨天氣,那就把陽光植在心裡吧!而你只須用一抹最溫柔的愛,將自己呵護穩妥就可。
歲月,斑斕演繹中,總會於無聲裡,讓你感受生命風霜下的無常。
有時,何不減掉負重一切,讓人生歸零,而後重新整裝出發。
一個人,當生活的磨礪到達一個厚度時,自然學會沉澱自己的心思,靜下來思考,更知道際遇只是人生磨礪中,一個自我跨越的臺階,穿過了,慢慢覺得適合自己的,最舒適。
所有的繁花紛亂,困擾,不過是皆因心而起,拿起,放下,皆在一念之間,或風生,或水起,過了都是雲煙。
若秋水無塵的日子,我懷揣著安靜,安逸地枕在光陰一角,讀陌上,聞秋語蒼翠,聽風起雨落,各種繁複穿流,迎面,盡收眼底,任憑季節起浮,只展溫和的三分淺笑,小歲月,獨朝陽光的地方棲居。
女子,能裝飾你一切的,不是曇花一現的外貌,而是人生路上,各方面的歷練積累,和書本知識海洋裡的薰陶,來達到眼光和思維境界上的開闊,呈現出一種自信風骨,這種風骨散發著由內而外的自然氣質,形成一種氣場,這種氣場,足彀傾倒你身邊的一切。
國學裡, 有一種抒情,叫靜心。少時至此,一直偏愛國學,生活沒有太多的瘋狂,大半光陰隱在興趣裡,閒暇時光,信筆提書,落字,總隨了性格的喜好獨行。一種心性,也就滲透在骨子裡,不愛被約束。隨著年華的加深,對於國學的愛好,漸漸心神俱清,更多的是調養安心。
當一種淡雅之香,于千古悠然傳來,古卷裡的墨蹟仿佛有了生命,而你,若一葉小舟,於浩瀚裡流連。儘管渺小,儘管才疏,卻傾心於探索,或讀,或背、或品、或畫、或書都是一種身心的愉悅。 對此,古人其實是最會享受的,才有了唐詩的豪放,宋詞的婉約精美,還有那高山流水的琴弦之音,更有莊孟的經典明世之言Dermes 價錢
有人說:“女子太過要求完美,會非常的累!“。於是,我把小日子,淡在白開水中,一飲,一思量,舒眉心!唯有一墨,依然執意耕耘,沒有過多的修飾,隨心隨筆,也沒有一定要寫出成就感,只為入塵中,能修一顆清靜之心。簡單,所以快樂在自己的小天地裡!
人生,需要獨處時光。但凡耐得住寂寞之人,在拋開繁華、浮囂、名利之時,皆喜歡獨處。獨處的好處在於淨化心靈,以心觀鏡,折射一個最真實的自身,將負面的修修剪剪,磨礪一個人的定力。喜歡獨處之人,他們的思維是理智清醒的,往往能保持一個平和低調的心態,不自滿,處世寵辱不驚。獨處更是一個成功之人的潛心修煉,他們在欲望的浮世中,保持特有姿態,虛心學習,潛心做事,達到一步一步完善自己。
歌德言:“只有具備真才實學,既瞭解自己的力量又善於適當而謹慎地使用自己力量的人,才能在世俗事務中獲得成功。”一個人,若想把一件事情做好,若想有所成就,必須學會和自己獨處。
喜歡一種長在石頭中的小草,頑強的生命力,詮釋平凡中的不平凡。生活,太過舒適,未必是好事,需要時刻銘記居安思危!一個人,只有不斷經歷風雨,才會逐漸歷練自修的厚重。一切的遊刃有餘,是生活經驗的積累,我們唯有修得沈謐的心,以平和的心態去清晰思考,才能一步步去完善自己的人生!
喜歡於煙火中,去體味人生四季。春時,賞青芽含苞欲放,不時一片寒流中,總有隱隱的羞澀曖昧,暗香疏影撩人心醉。偶爾也會有春意闌珊的情愫,總歎 “林花著雨胭脂濕,水荇牽風翠帶長”的兒女情長;夏時,望鬱鬱蔥蔥,那驕陽似火的明媚處處,有著朝氣蓬勃,依然有“芳菲歇去何須恨,夏木陰陰正可人。”的 清新俊逸;入秋,盈盈秋眉,碩果累累,山色如畫,濃淡相宜之美,何須惆悵“秋景有時飛獨鳥,夕陽無事起寒煙。”的人間寂寥;再臨冬日,凝眸空曠,暢想親臨那種“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”的境地,感受作者一生的清傲之骨,何嘗不是一種平凡中的淡泊之味。
這匆匆四季,川流不息的,陳風徐徐,不覺間,最易別去,我們卻總在徘徊,徘徊在得到與失去間,穿梭在欲望裡,忘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dermes 投訴
其實人間最好的智慧,就是能懂得取捨,讓生命的質樸回歸,那樣我們的心境才能真正修至素簡,所有的過往,也會在包容下,平復一顆柔軟之心。生命的四季,臨行轉變,是一個自然輪回,只需你去發現美的一雙慧眼,還有一顆慧心!
有些記憶,你必須刪除,因為日子要朝前看;有些人你不舍,必須放下,因為從不曾屬於你;生活,沒有完美,不要抱怨傷害過你的人,也不要責怪暗中對你 使壞過的人,你要知道,正是因為有了他們的側面幫助,你的生活,你的心智,才會更上一層樓,走得更加的沉穩。而你要做的,就是回以微笑給對方,只管讓心裡 裝滿陽光,眼中的世界,才會明朗清晰!
生活,有時你在一個環境裡呆久了,就會沾染上世俗名利的風氣,會漸漸迷失那份簡單,這時候身邊有一位良友提醒你,就像一面鏡子,正確點醒你,而你會感覺很欣慰。
人生,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, 最終心想要回歸的,不過是田園般的那一抹自然綠色,還有一茶,一米,一粥,受益身心。人生又若夢,而歲月卻是刻在心上的一把刀,再鋒銳的棱角,也會慢慢將 你磨平,變得處世圓滑。一個女子,若要在這世俗中開得潔淨,我想,不貪,不執,以一顆柔韌之心安守自己的本分,生命,定不辜負一場青花的素然之美!
何不一切順其自然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只需如此簡單就可,縱千帆過盡,百味嘗遍,惟願一顆初心不變,還有那份童真。
女子若花,花開幾時?水樣年華,縱你風華絕代,縱你胭脂若雪,都不過是轉瞬之間。一個“緣”字,花開莫問,花落莫悲,莫不如輕盈淡抹,守一顆真摯的心,修一份沉靜內斂,只須耐得住寂寞,等待真正解心之人。光陰的路上,溫婉呵護好自己。惟願待年華向晚時,能邀光陰對酌一盞,品出淡定從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