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小人與偽君子

古語常說,君子坦蕩蕩,小人常戚戚。可事實並非如此美好,實際情況是,常常君子被小人圍困得無法釋懷,而小人卻大模大樣,一副心懷若穀之勢,如此,君子何以坦蕩,小人又何曾戚戚?
在這個世上,其實小人並不可怕,明白他是小人便可遠離他,避開他,儘量不與之有任何交集,有意識地防護自己海外 報奨旅行, 提早預控某些事件的發生,以最大限度的距離保護自己,所以危害程度較小。最可怕的是,他並不是以小人面貌出現,而是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,對待任何人和顏悅 色,對待任何事低調謙虛,他用人們喜歡的形象換取了對他的信任,從而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卸載你的防備程式,卻不知這將是災難的開始。
偽君子、真小人來源於宋理宗時,梁成大為禦史,諂媚事史彌遠,欲去魏了翁、真德秀,謂宋理宗曰"真德秀乃真小人,魏了翁乃偽君子"。
偽君子、真小人最大的區別就是,真小人從頭到腳,從裡到外都透著真,也敢於承認自己是小人,對於他們即使豎起大拇指說“佩服”也在情裡之中;而偽君 子就有點滑稽了,明明從骨子裡已然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了卻還要裹著"君子"的遮羞布在那裡惺惺作態,讓人忍俊不禁,因此對於這些人即使豎起小拇指說" 可恥"也更在情裡之中! 所以,自古就有寧做真小人不做偽君子之說。
偽君子是很難被人發現,他總是以表面得體大方,正派高尚,處處退讓,能忍受別人所不能忍而保持風度,而常常被人冠以謙謙君子之美譽。但狐狸再狡猾, 也總會露出尾巴,但這總是在毫無防備的人受傷之後才會真正看清狐狸的尾巴,可是為時已晚,不知明的人們深受偽君子重創。說起來,這樣的偽君子就是實實在 在、地地道道的小人,但他又不同於小人,他總以表面的得體大方,正派高尚,處處退讓,能忍受別人所不能忍而保持風度,真是比真小人還要可怕多少倍。
金庸在《笑傲江湖》中塑造的偽君子岳不群,就是典型的偽君子,他本是虛偽、卑鄙無恥、不擇手段的之徒,卻用“君子劍”的美號,深入民間。在任何時候,他的言行舉止,無不得體大方,教人佩服。誰不知這樣看似完美的人,原來才是最齷齪,最可恥,最好惡貪婪,最見不得陽光的人海外 買い物
莫里哀的《偽君子》中,達爾杜弗就是一個十足的偽君子,但他卻總是把仁義道德掛在嘴邊,內心卻充滿著欲望和骯髒,他從遇見奧爾貢和他母親的那一刻起,就將人性最美的的臭皮囊披在身上,一步一步,蒙蔽了人們的眼睛,他這一切偽裝只為達到目的——擁有奧爾貢的財富,佔有美麗的艾爾密爾,雖然周圍的人意識到了他的邪惡,但“最高領導人”直到最後才恍悟。
孝宗皇帝中興大明,正德小子荒唐浪蕩,士子激昂空談江山,廠衛番尉如虎如狼。 機會與危機並存的年代裡,大明盛世的熙攘中,一個名叫秦堪的年輕人,吹皺了一池春水。當他以風度翩翩的優雅姿態為非作歹時,大明的文臣,武將,太監們心中對“君子”二字的定義終於徹底顛覆了。
中國儒家思想《論語》中曾談到,君子喻以義,小人喻義利。而披著君子外衣,待人彬彬有禮,內心卻陰暗無比,做著比小人還骯髒勾當的“偽君子”,利用自己溫和的面目,口蜜腹劍,而人們常常被這種溫和所迷惑,從而被利用卻毫不察覺。
過去有人說,甯凡君子不犯小人,現在也有人說,寧犯真小人,不犯偽君子。這樣說來,真小人比偽君子還是可愛幾分,因為平日裡他把小人的嘴臉暴露無遺,小人的做法明明白白地讓你知道,他是小人,他要利用你,或害你。偽君子的手段常常是博得眾人的同情與讚揚,一般情況不顯山不露水,而最怕遇到偽君子。
所以說,君子如蘭,真小人如仙人掌,偽君子最劣質,他們是罌粟香港 食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