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時光

一聲蟬兒的鳴叫,六月就如約而至了。
清晨,太陽剛剛跳出地平線,街上已多了許多晨練的人們。一首《斯卡布羅集市》的歌曲從灑水車的扇形噴霧裏飄出來,帶著天籟般的空靈。使人想到在那遙遠的地方,手捧迷迭香的少女 自清晨的薄霧裏輕聲低唱,而一望無垠的紫羅蘭開的正嫣。音樂漸漸遠去GPS手錶,只留下街邊柳樹上的幾只麻雀,時而唧唧呢喃,時而靈動著身姿跳來跳去,給六月的清晨添了幾分明快的色彩。
六月的日子,儼然成了花兒們肆意綻放的時節。初夏的公園,沁人心脾的花香隨著風兒香甜的飄曳,以至於閉上眼你都能看到花兒自風中搖曳著身姿,花蕊在露珠裏晶瑩剔透。公園裏有各 色的鬱金香和玫瑰,在各自的領地裏爭相綻裂,使得遊人駐足細品觀賞。而最高貴的要數牡丹了,紅的嬌豔,白的脫俗,於千百年無數文人墨客的讚譽聲中妖嬈了季節,雍容的姿態也醉翻 了六月的時光。相比牡丹的華貴,一種低矮著身姿,謙卑的小心的張開笑臉的嫩黃色小花,獨立一隅靜靜綻開,使人心生憐惜。對於它,有一種特別的感情,想起兒時母親的花園裏,就有 這種小花,沒有讚美,沒有欣賞,甚至於人們忽視了它的存在。而它,每日仰起向日葵一樣的笑臉,始終於夕陽的餘暉裏感受生命,在晨曦的薄霧裏妝點生命,使人倍感欽慕。想不論你像 牡丹一樣高傲,或像小黃花一樣卑微,對於生命而言,綻放,是一種生存的姿態,是一種對生命的無限尊重帝國金業交易
放眼望去,六月的田野翠綠蔥蘢。阡陌縱橫,形成方陣。在白楊挺拔身姿的掩映下,金黃的油菜花田,碧綠的麥田,嫩綠的菜田,構成一幅極美的畫。置身其中,看湛藍的天空積聚著棉花 般柔軟的雲朵,正從山頂悠然而來,聽溪水歡快的跳躍,撫過招搖的水草,淙淙而過。看蜂兒蝶兒留戀往返,聽麥子在布穀鳥的聲聲啼叫裏拔節。一種恬然和愜意頓時彌漫而來,想必陶公 的悠然自得,房前修籬種菊,屋後竹林品茗,如此,便是妥帖的去處。
六月的氣息,彌漫著熱烈與活力,如果春像呱呱墜地的孩童,那六月的初夏便是血氣方剛的少年。一切都是生氣勃勃的景象,你看,老人們舒展著筋骨,在暖暖的陽光下下棋,或在綠蔭下 吼一嗓粗獷的秦腔。孩子們期盼六月,是跟一個節日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他們期望六月的到來一點也不亞於對過年的期盼。你聽,音樂響起來了,歌兒飄起來了,你看,花裙子舞起來了 ,連滿世界的花也簇擁著,簇擁著,開了。而女人們期盼六月,大抵和愛美的情結有關,她們像一只只彩蝶般妝點著六月的世界,或紅色長裙曳地,或坎肩素雅綴身,或高綰青絲挺立,或 長髮如仙飄逸。但不論何種風姿,都是對生命有著一份執著的熱愛。
但最美的是六月的黃昏,站在村口,夕陽西下,如血的光暈漫上了樹木,河面 , 漫上了詩行一樣的麥田,也漫紅了天邊輕薄的雲層。這時,看見晚歸的幾只山羊搖著脖頸上的玲鐺挺著鼓 鼓的肚子進村了。誰家的小豬仔也拱著豬槽在嗷嗷叫,一只花貓“喵”的一聲,就上了牆,一溜眼已到了自家的屋頂botox 收鼻翼
天漸漸暗了下來,村口多了許多聊天的人們。蛙聲響起來了,人們的話題大多都是感歎歲月是如何的變遷,誰家的姑娘是如何從稚氣未脫到不惑中年,誰家的母親是如何從青春可人到皺紋 縱橫。彈指間,歲月如水,在指間流走。
夜,漸漸深了,幾只螢火蟲在屋簷徘徊,星星點點的光,點亮了眼睛。
夜靜了,燈火已闌珊。
六月,真美!